祭司文的空间文库

放文章的地方,大多是原创小说。

《乔家三兄妹》第二章03: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

米贝自这学期开学以来就没在校园里露过几次脸,今天她溜进学校的理由很简单,她要找一个人算账。她大步走进教学楼,从一个教室里拎出一个人就按在走廊上暴打,打完之后话也没留下一句就迅速闪人。回去的时候她同样没有走学校大门,而是返回到她来时的地方,一个跳跃就翻过了围墙,在此过程中,乔思之一直笑眯眯地当个称职的跟班尾随她,翻围墙也麻利得很。

要说米贝为什么好端端的不走学校正门……她根本不在乎那些见到她就愁眉苦脸对她敬而远之的老师同学,她只是不喜欢被老师逮到之后的谆谆教导,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说辞她早就听腻了,再让她接受这般那般的洗脑程序她就要动手打人了,她不想对长辈出手,所以她总是尽可能地避免和老师们发生...

《乔家三兄妹》第二章02:暴力分子毛绒球

翌日。

如往常一样,乔心叶踹开大门后把两个哥哥从床上拖了下来,在愉快地享用早餐之后,三兄妹照例结伴去学校。这一切都跟往常一样,不再重提,唯一不一样的是,到了学校乔思之和哥哥妹妹分别时,神色悲痛,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他满脸沉重地对他俩说道:“下午放学就不必等我了,你们俩一起回家吧。”乔静言和乔心叶都一脸不解问这厮又要干什么祸害人间,乔思之一抬头,神色一变,大义凛然道:“我要去拯救迷途羔羊啊!为了爱与和平!为了世界繁荣昌盛!我要英勇献身了!老哥啊,妹子啊,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吃……”话没说完,乔静言和乔心叶一人给了他一记白眼扭头就走。

然后这一整天,乔静言和...

《乔家三兄妹》第二章01:打架斗殴乃是人生常态

当天晚上回家,乔心叶首先给了乔思之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是多少男生梦寐以求的事情!事实上,很多男生只要看到乔心叶的一个微笑,听见乔心叶的一句轻喃,就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幸福得快要死掉,更何况是这赤裸裸的投怀送抱!不少人挤破了脑袋甚至干出了不计其数丧尽天良的罪恶勾当就是为了这一刻,不过有人却身在福中不知福……乔思之一把推开乔心叶,警戒万分地看着她,语气中充满了疑惑与惊惧:“我说……老妹儿,你这是干啥?”

“感谢你呀!”乔心叶特别爽朗特别真诚地笑着,“多亏你,今天我和满学长单独相处了好长时间呢!幸福死啦!!”

“……”乔思之皱起眉头,跟侦察队搜毒品似的观察妹妹发春般荡漾的表情。想想现在是3月初,...

《乔家三兄妹》第一章03:花痴咋了?没见过花痴吗!

收到乔思之短信的时候,乔心叶正在国画社里调着一大盘颜料,她打开手机一看差点把颜料糊脸上,要不是社团教室里还有其他的社员在,她一定甩着颜料盘大吼三声。请别误会,她会这样绝对不是因为要当跑腿而怒发冲冠,实际上,她开心得几近狂舞,学生会室耶~这是乔心叶最喜欢去的地方了!你问为什么?这还用问吗?!用脚趾头上的指甲盖想都知道啊!

乔心叶抚了抚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心想哎呀妈呀二哥你太够意思了!原来早上分别的时候你把那个资料袋给我是这个用意啊,没想到呀没想到,你真是太有心了!早知你这么有情有义我早晨那一脚就该踹轻一些啊!

完成了短暂的感激和忏悔之后,乔心叶深呼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脸,调整好面部肌肉,恢复成...

《乔家三兄妹》第一章02:哥哥的痛你懂不懂!

和弟弟妹妹分别后,乔静言抓了抓书包带子,朝自己的班级走去。说句心里话,他是个老大,但他并不觉得自己这个大哥很合格。一般来说,兄弟姐妹中的老大都是有气魄有能力的领导者,可乔静言觉得自己很窝囊,一点没有老大哥的风范,做事情还没有他妹妹雷厉风行,反而常常畏畏缩缩,优柔寡断……超级丢脸。要说头脑,也没有他二弟聪明,别看乔思之整天吊儿郎当死不正经,跟一痞子似的,成绩在年级里还是名列前茅的,可他这大哥的成绩中不溜秋,只能用一般一般尚可尚可来形容。乔心叶的成绩虽没乔思之那么前卫,但也在优秀范畴之内,况且她还多才多艺,不仅在国画社里大展身手,还是校舞蹈队的领队,意气那叫一个风发。相较之下,他乔静言真是没什么特...

《乔家三兄妹》第一章01:美好的一天从早晨开始

乔家的每天清晨,都是在一阵敲锣打鼓声中开始的。

这天也不例外。乔家老三——乔心叶身系围裙,头戴钢盔,双手各持一巨大锅盖,气势汹汹地一脚踹开了她两个哥哥的房间大门。

不出所料,两个超级赖床鬼还死死地裹在被子里蒙头大睡,乔心叶早猜到会这样,也不吃惊。她深吸一口气,使她的肺部充满了空气和力量,她气吞山河,蓄势待发,然后抡圆了胳膊开始惊天动地地敲锅盖,一边敲还一边唱起了嘹亮的山歌:

“大山的子孙~~~哟!盼天明~~~~呦!!!”

在这片震耳欲聋的噪音轰炸中,乔心叶的眼神中充满了忧郁,她的心中感到一丝悲凉,想她乔心叶在外可是一标准的模范淑女,动如扶柳,静若处子,搁哪儿都是一招牌风景线啊,可现在却...

《烟罗灯》

我看着草丛间的水汽一点一点凝结成霜,万物寂然。霜像层纱披在身上,轻薄,温柔,却寒意彻骨。

我头一次发现,原来深秋的夜,可以这么冷。


不远处的阁楼曾有她的身影,窗边一盏烟罗灯,橙红的火光,静静地在夜色里燃烧。

因为那盏灯,我从来近不了她的身,只能每晚每晚,躲在冰冷的草丛中,仰着脸悄悄看她,仿佛一个永远触及不了的梦,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诺言。

那是曾经的我赠予她的辟邪之物,集万物精华,天地灵气,只要灯火燃烧,哪怕再微弱,也能保她不受妖魔一丝侵扰,却不曾想到,这最深情的礼物,竟害我与她此生再无法相见。

无数次,她推开窗,红色的衣裳垂在窗沿,长长的发丝散落下来,她的眼神空寂,望...

《流莺踏歌》下篇

盛夏五月,红源乡五年一次的朝夏祭典开始了。

红源乡的纷争战乱已经持续了很久,这里早就不是一个歌舞升平能让百姓安居乐业的安稳地方了,但不管这个地方多么战火纷飞混乱不堪,都不能阻挡人们对这难得一次的盛大祭典的如火热情。或许正是因为平日里过得太小心翼翼,在这个可以尽情放纵的日子里人们才会如此欢呼雀跃恣意开怀。

流莺对朝夏祭典尤为期待,她在几个月前就开始搜刮草树的私房钱用来置办衣服首饰,满心欢喜地想在祭典上大展舞技一露风采。她是个喜欢跳舞的姑娘,自小就接受训练的她有一身不错的舞技,但自她跟随草树漂泊在外已有一年多,期间她几乎没什么机会展示她那技艺高超的华丽舞姿,真是白白浪费了她的一副好身子骨。...

《流莺踏歌》上篇

草树是个大夫,一个行走江湖居无定所的大夫。自15岁那年师傅将他赶出山去令其自力更生起,他就一直一个人背着那陪伴了他十几年的大药箱,四处游荡给人治病来混口饭吃。开始的时候他并不受人待见,人家一看他年纪轻轻又瘦得皮包骨头,便觉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有什么能耐给别人医病?为此受尽了人家的白眼和冷落,日子很是凄苦,好在他医术还算高明,从没把人弄死过,总算没白费了师傅的谆谆教导。久而久之,草树大夫的名气便渐渐在红源乡流传开来,不少平民百姓有个小病小灾的,都喜欢请他来医一医,虽称不上华佗转世,但也是药到病除,效果显著。

这日也是如此,草树接到一户地位颇高的贵族人家的邀请,为久病不愈的女主人诊断诊断。这户...

《梦境游戏》

我又一次醒来了。

这是我第几次醒来了?

……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上次我是怎么死的。

上次,我被湖里的怪物咬成了两半,肢体七零八落,鲜血染红了整片水域。别问我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清楚地看见这些,我也不知道,反正每次死的时候我都异常清醒,好像我的灵魂脱离了肉体漂浮在空中,一边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撕裂,一边感受到刻骨铭心的疼痛。这种感觉很不好,相信我,如果你也被这么弄死过几次,你一定会崩溃的。

我现在就处在崩溃的边缘。我抱着膝盖蜷缩在地上,缩紧身体,努力地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因为我很冷,尽管我没有抬头,但我知道周围大概是什么情况,漫天的雪花和凛冽的寒风拍打在我身上,几乎要把我碾碎。

我来到这个地...